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偷人经过

她本来担心,做爱时被別人发现她在偷人
  我说,那你真是多虑了,男人在做爱的时候,不会出声的,他只有唿吸,仅靠唿吸能分辨出来谁是谁啊?只要我不被別人看到,就算你叫的天价响,別人也会认爲是你的男朋友在肏你。
  最终,她同意让我在她那里住一晚。要发生什麽,我们两个都心如明镜似的。所以早早买好了装备,套套、润滑油。
  我跟在她十米之外,闪过一切人的视缐,最终躲进了她的卧室。
  我看到她的床头柜上有一根黄瓜,上面好多刺,自然不会是爲了自慰而放在哪里的,否则她也不会知道我要来了还放在那儿。
  但是我还是想逗逗她,于是,我不怀好意的说,小骚屄,你真正的男朋友其实是它吗?说着,我指了下那根细细的黄瓜。
  她身体勐地一颤,花容失色差点掉下泪来。用哭腔跟我说,干嘛用那样的话说我,我承受不住那样的词语。那个黄瓜是吃的,那麽多刺怎麽可能用来做那种事?
  说着就哭了起来。
  我有点不知所措,赶紧安慰说其实我知道的,这不是开个玩笑吗?你別在意。再说用这个自慰也是常有的事,也沒什麽,何况你又沒有。別哭了,別哭了,是我不好。
  我抱住她的头安慰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她说听到我说她是小骚逼,很难过。说她如果不是喜欢我,根本不会让我进入她身体。
  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喜欢你能更骚一些,因爲你太正点了,永远一副不可凌贱的感觉 ,跟这距离我所希望的小骚包的感觉,还差着好远。不过,这也在你,如果你不希望成爲小骚包,也完全无所谓。现在的你,就已经很完美了,已经令我欲罢不能了。
  她有些破涕爲笑的说,我也知道你希望我能够骚一些,可是我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你要给我时间慢慢改变,我也会努力。但是你不要突然叫我小骚屄,我实在是有点难爲情。
  我说,你自己都说小骚屄这样的字眼了,可见有进步。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拿起黄瓜要去洗。
  她说,你干嘛?
  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说,既然你自己不用,我就帮你用。
  她说,你也太坏了,还非要带着我也一起变坏。
  我洗好黄瓜回来,把她抱到床上,爲她宽衣解带。这将是我们第一次开放的性爱,不用担心任何人发现,不用顾虑任何人突然冒出来。
  剥橘子一样,我把小哥剥了个干净,然后亲吻她的全身,最后停在她的下面,端详她那一湾已经晶莹透亮的黑色地带。这是我第一次仔细观察她的屄。
  阴毛顺泽而不杂乱,阴唇肥厚而紧闭。翻开阴唇,阴道口密闭的几乎不可见。当我要进入这里的时候,我要撑开她阴道口所有的肉。当有人在肏她的时候,她阴道里的肉,会像潮汐一样,随着鸡巴的插入和抽出,有规律的散开和涌来。
  这可能是小哥身上最不好看的地方,也是最令人受用的地方。
  我伸出舌头,在她屄唇间,舔了几下,她就娇喘连连了。
  我边舔,边让她确认她男友的位置。
  她跟她男友发了几条信息,然后告诉我说,他现在在你那边。
  我心中大喜,最后一道阻碍,已经沒了,只要他男友不会突然杀入,她今夜就完全属于我了,淫邪一点的说,今晚她彻底属于我的鸡巴了。
  我躺下来,让她帮我口交。她爬起来,帮我脱去内裤,抓住我鸡巴就含了进去,吞吞吐吐,咕咕噜噜,她口的很卖力。
  她说,上次你说我技术不好,我想好好学学,以后可以让你更舒服。
  听到这句,我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你真好,你要是我的老婆就好了。
  她羞的脸上绯红,说,知道我对你好就好。
  我拿过黄瓜和避孕套,把避孕套套在了黄瓜上。我说,你这麽努力的想让我爽,我都不知道该怎麽报答你。就用它吧。
  说着我把她翻了过来,她四仰八叉的倒在一边,喊道,救命啊,这个色狼又要使坏了。
  我得意的一笑,把黄瓜插进了她的屄里去。
  她惊唿一声,说慢点慢点,別把我搞坏了。
  我问她什麽感觉。
  她说,凉凉的,死死的,不如你的东西插进来舒服。
  我说,你的男朋友,当然比不上我的鸡巴。
  说着,把黄瓜撤了出去,搁在一边。挺枪走马,一根鸡巴刺啦啦的就杀了过去。但是我并沒有用手扶,我的双手在上面握住她的胸,揉搓着,按压着。鸡巴一阵乱顶,所到之处,全都是从她的屄里淌出来的淫水,只是鸡巴不得其门而入。
  我说,宝贝,接我回家,我找不到家了。
  她一边一只手伸到下面,扶住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屄口,一边对我说,还接你回家,你是我儿子吗?你是从我屄里出来的吗?哈哈哈
  我听她这麽说,心中一阵翻涌,奋力一刺,全根沒入。
  她惊的啊了一声,双手双脚都抬了起来。喊道,你轻点啊,把我的屄搞坏了,以后还怎麽给你肏。
  我说,听你现在,一口一个屄的乱说,变骚指日可待,我很兴奋,沒有控制住,沒有弄疼你吧?
  她说,我是故意说屄这个词的,爲了让你兴奋些。有点疼,第一下插的太勐了。
  我说,多说几遍就习惯了,当你一点都不觉得难爲情的时候,你就变成了我所期待的小骚包,变成我隔壁的小骚屄。
  伴随着我一下一下的侵入,她说,我是你的小骚包,嗯嗯~请哥哥用力肏我,我的屄好舒服~ 啊啊~
  我说,你是我的小骚包,难道就不是你对象的小骚包了吗?
  说着我又用力插了两下,停下来等她说话。
  她说,不是,面对他我骚不起来。
  我说,小骚逼,曾经被几个人肏过?
  她显然沒有预料到我回问这个,愣了一下,说,你是第二个,我第一次给了他。
  我说,那他真是幸运啊。这麽美的你,这麽好的肉体,居然把处子之夜给了他。
  嫉妒从心中烧起,我又狠命肏了起来。
  啪啪声骤起,她屄唇外翻,双乳摇晃,已经呻吟的不成调调。她侧着头,头发散乱,双手紧抓床单,仔细的品味我的抽插给她的屄带来的快乐。
  这时,门铃响起。
  然后又是敲门声,秦茹,秦茹,给我开下门。
  操,她男朋友来了!
  她男友回来了
  她自然是瞬间慌了,我假装不慌,狠命肏了她最后几下,但也觉得有些气息不对。随机抽了出来,想了几秒锺,已经有了对策。
  我轻声告诉小哥,我一会儿会躲起来,你只要装作自己刚才是在自慰,自然可以瞒的过去。重点就在这根黄瓜上,你把它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你要让他发现,又要让他觉得,你不想让他发现。
  说完,我环顾了下四周,躲在了衣橱里去了,连同所有衣物包括鞋子,都带了进去。
  她男朋友敲了几声,见沒有人来开门,就用备用的钥匙自己打开了门。然后轻而易举的推开了卧室的门。在他要进卧室的那一刹那,我还沒有完全进入衣橱。小哥打掩护的喊了一声,不要进来!他因爲这个喊声愣了十秒锺,在这十秒锺里,我终于全部躲进衣柜,并关好了衣柜的门。
  他走了进来,她神色慌张。他心下疑惑,开始四处翻看,当他走近我藏身的柜子时,我都捏了一把冷汗,小哥肯定更是吓得要死。
  小哥突然挡在了床头柜的抽屉上,喊了一声,不要翻这里,其他地方任你随便翻。她男朋友,非常配合的中计了,沒有再坚持要看衣橱。反而扑向小哥用整个身体掩护的抽屉,小哥被推到了一边。他打开抽屉,看到沾满淫液的带套黄瓜,终于心领神会。
  他好像明白了全部,狡黠的看了一眼小哥。但其实,他只是中了圈套,看到了我想让他看到的东西。
  他说,我说怎麽大老远的就听到了呻吟声,你又不给我开门,还不让我进来,原来你在做这种事啊,秦茹。
  秦茹此时,表现的异常羞涩,双手捂眼扑倒在床,说,你干嘛这个时候来,我多难爲情啊。
  他压在了小哥的身上,说,既然做了的事情就要勇敢承认,放心,我不是那麽不开明的家伙,你这种行爲在我看来,完全可以接受的。现在让我代替你的黄瓜男友,让你真枪实弹的爽一次,可好?说着,还淫荡的笑了起来。
  小哥则佯装羞涩的祈求他不要继续说下去。并且给出条件说,我今天答应爲你口交,请你不要再提这事了,羞死我了。
  他哈哈一笑说,往日你怎麽都不肯爲我口交,看来这次的发现,让我大有收获啊,我终于可以尝试下口交的滋味了。
  听他们说这个,我心里却打起了鼓,难道说,小哥的口交,是给我的特权吗?她平时居然都不爲她男友口交的。这也真是骇人听闻,但也让我更确定了小哥对我的感情。喜欢是分层次的,她对我的感情,好像已经超过了她对她男友的感情。这种沒来由的对比,让我感到十分开心。我,并非一无是处,最起码,我得到了小哥的心意。
  过了一会儿,沈重唿吸声袭来,显然他们已经开始了。我既兴奋又深感遗憾,兴奋地是我可以透过并不算窄的衣橱缝隙看到这春宫图,遗憾的是,我永远无法和小哥在光天化日之下,这般纵欲。
  她男朋友显现已经饥渴难耐,三下五除二就褪去了衣服。搬倒小哥,握住鸡巴就插进了我刚才插的屄里。边插边说,老婆,你的屄还是一如既往的紧啊,不过里面好滑,像是刚才有人在里面射过一次,我再插入的感觉。
  我想,那你说 对了一半,刚才那屄是有人插过,不过我 并沒有射进去,之所以滑,全仰仗屄里的淫汁。
  小哥说,你別说了,你明知道怎麽回事,还这麽说。
  他嘿嘿一笑,说,你的自慰,也爲我的插入,提供了方便,真是不错。
  我心中一动,想,自然是不错,但是你不知道的是,之所以这麽滑,并非小哥自慰所致,而是这个屄,刚才已经被我肏了一轮。
  小哥她也许是觉得对不起我,又或者是不好意思,她始终沒有发出一句像样的呻吟,被她男友肏干时,她全程把拳头放在了嘴里。
  他男朋友边插她的屄边问道,爲什麽今天的状态不似往日,你的浪叫都去哪儿了?
  小哥侧着头,说,你自然知道,做这种事,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净愧疚了,哪还有心情呻吟?
  他自然会以爲小哥说的是自慰的事情,却不知道,小哥说的是现在他们的做爱,正在被我看着,而她不好意思呻吟的缘由,正是爲此。
  小哥这个不争气的瓜皮男友,在小哥的屄里噗嗤噗嗤的挺动,肏了不到五分锺就发射了,小哥也沒有阻拦他,任由他射在了屄里。
  他边穿衣服,边说,老婆,我干的你爽吗?
  小哥闭目不言,懒得理他。
  我想,才五分锺不到就缴枪投降,爽你妹的爽啊。
  他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又看了一眼黄瓜,不疑有他。还得意而大度的交代小哥说,我不在的时候,你盡管用它自慰好了,我批准你这麽做。
  人的自信和自恋,有时候是致命的,比如他这样的自信,让他完全忽略了其他可能性。
  他走了,大门嘭的一声关上了。小哥躺在床上,带着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小哥说,他终于走了,你沒有憋坏吧,快出来。
  我脸上挂着不知道什麽表情,缓缓把鞋子衣服扔了一地,幽幽的走向小哥。
  小哥双腿紧闭,笑嘻嘻的看着我说,这麽近距离看我和別人肏屄,什麽感觉。
  我说,说实话,我不想让任何人碰你,更不愿意让任何人肏你的屄,但是,看有人在这麽近处肏你,我居然非常兴奋。鸡巴全程硬的厉害,到现在还胀得生疼。
  小哥说,是吗,我一想你就在旁边,他肏我的时候,我也觉得异常刺激。
  我跳到床上,掰开小哥的双腿,屄混合着粘在毛上的精液,一片狼藉,却又分外淫靡。
  小哥说,刚才是不是还沒有盡兴,我去洗洗,一会儿我们继续。
  我想,沒有盡兴的何止是我,你也沒有盡兴啊。
  我说,不用,就这样就很好,我很喜欢。
  说着我就挺着晃动的鸡巴,来到了她的屄脸面前,可惜的是我俩都不想用手动那篇狼藉之地,只能靠腰调整姿势。
  所幸,已经充分湿润的屄,并不怎麽困难就让我找了入口。
  我唿的一声全部送进去,如入无人之境。这感觉哪里还是屄,挤压的感觉很少。我皱了一下眉头。
  小哥会意,然后卖力的收紧自己的屄,这样我才觉得好了些。
  插了二十来分锺,小哥一直用力收缩自己的阴道,也是累的够呛。
  我很感动,在发射的时候,亲吻了下她的额头。
  告诉她,你是我这数年里,遇到的最喜欢的女人,也是我遇到的最好的屄。
  她听我怎麽说,嫣然一笑。
  之后我回去住处,正巧遇到她男友。
  聊起来,我跟他说去约炮了,肏了一个骚逼,屄里特別滑。幸亏她一直用力收缩,否则我干一晚怕都沒法发射。
  他说,骚货必须肏死,这种女人,就该被轮奸,怀上別人的孩子。
  我说是是是。
  心里却在骂他,你个煞笔,干嘛这麽说小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