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幸运如我


住在纽约也大约半年多了,来此之前我刚结束了故乡的一段情,幸运的是,忙碌的新工作,让我没时间对于失恋胡思乱想,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稳定后,我感到了有些寂寞,我愿意接受任何的可能性—长期的男女朋友关系;短暂、随缘的一夜情……,只要在共享午茶及点心之后,能够继续发展的任何情形都好
我在所住公寓的电梯间遇到了爱咪,这个地方不像是个浪漫的邂逅地点,我正走进大厦看到她在等电梯,她令我觉得惊艳,身材娇小、金色的俏丽短发、秀丽的脸、明亮的碧眼,穿着运动短裤露出修长的大腿,小巧玲珑的挺立椒乳,隐藏在宽松的运动衫里。她手中拿着一支网球拍—真是一个完美的启始话题。

  一环叩着一环,当我们到达10楼时,我已经知道她不是这里的住户,而是与一位最好的密友相约打网球,而她也愿意与我找时间来个午餐约会。出了电梯进入我的公寓之后,我乐不可支的跳上跳下,像是小孩子拆开圣诞节礼物包装,发现里面是梦想好久的全新脚踏车一般。

  过了一段时间,爱咪和我成为很谈得来的朋友,我记得有一天两人相约于黄昏后,我选了一家宁静又浪漫的餐厅共进晚餐—我想两人如果将成情侣,这是一个最适合开始的地方。饭后我送她回住处,站在她的门前,她向我吻别—就轻轻的飞过,然后就进房了。在餐桌用餐的时候,我被她那顽皮挑逗的谈话及动作,勾引得欲火上升,但是却没有进一步的亲密动作。虽然还没有发生任何性关系,然而我有甜蜜的预感就快来了,我也同时有一种想法,和她发生的关系,可能只会是短期的—她给我一种捉摸不定、心里隐藏着秘密的感觉。但越是这样就越觉得她很酷,但是我却没料到她的秘密竟然是……莱茜雅。

  经过了3次午餐约会,2次晚餐及一场电影,爱咪问我是否愿意会一会她最好的朋友莱茜雅。当然,有何不可,她的密友住在我那栋公寓,我心里暗想,如果和爱咪没有结果,或许也可以试着交往她的朋友。

  爱咪是美丽而令人激动的,但是莱茜雅则美得令人窒息,身材高佻、健康的深色肌肤,十分迷人,她黑色的眼睛带着深隧的眼神,好像当场就要将我吸进去似的。以某个观点来看,她正是爱咪的对比,长而黑的秀发狂野的散在肩后,高佻丰满的身体,对应于爱咪的娇小玲珑;丰满的臀部,以及藏在宽大罩衫中的丰乳,修长而强壮的腿,在在与爱咪成为强型的对比。唯一与爱咪相同的是待人友善,一见面的微笑,让我觉得宾至如归。

  爱咪和我拜访莱茜雅时,已是金色阳光西斜的下午,到了傍晚时分我们就已相处得很融洽了,一个小时后,我们解决了一瓶酒,彼此就好像大学时代的老同学一般。

  再过一小时,情形变得有些认真起来,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有人提到了性爱,讨论性爱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事实上我是很喜欢参与讨论,而两位淑女也是如此,而且,这也是一个用来鉴识别人是否安全的好方式。

  无论如何,开始时是很随意的,爱咪问我过去性爱经验,是否有很特别的,很快我就发现了,爱咪和莱茜雅偶尔会进行同性恋,虽然她们也对男士有兴趣。

  没多久我们就开始分享自己最为强烈的性经验,言词中充满「吸吮」及「肏入」等字眼。

  最后一个故事是由莱茜雅说的,她告诉我们,曾经在一个卡住的电梯里,替前男友吹箫的经验,电梯卡住了整整半小时,当电梯门再度打开的时候,她已吞入了一大剂男友的温热阳精。我神往的将自己代入了那座电梯,莱茜雅饱满、性感的双唇正将我的阴茎拉出,其它人似乎也有类似的神游,因为莱茜雅的故事说完时,有好一阵子的沉默,之后我们相互看了一会儿,都爆笑起来,最后由爱咪进行破冰。

  「好啦,」她闪烁着碧眼轻快的说「我们别在一旁打马虎眼了,大家都知道彼此想做什么,我们为何不就干脆的干下去?」「听起来不错,」莱茜雅说:「葛瑞?」

  「我当然加入。」扫开突然一闪而过的羞怯和不好意思,僵硬的出声应答。

  莱茜雅离开去找蜡烛,把我和爱咪留在客厅。没说一个字,爱咪靠向我,坐 在我的大腿上,用双臂环绕我的颈子,芳唇则印在我的嘴上,一个多小时性爱经验分享的激荡,我们的吻是又长又激情,她的嫩舌伸入我口中寻找伙伴,而我则立刻尾随追回她的口腔,真是令我情欲激动。

  我们的舌头继续着它们的游戏,而我双手开始探索她那娇小而甜美的身躯,找寻进入她衣服底下的入口,她的手腕真是纤细,她的背是那么的幼滑,她的乳头在我的手掌中硬了起来,我们热吻中的激情再度升温。

  当我正在探入爱咪玲珑的臀部,莱茜雅拿了两支点着的蜡烛回来,将灯关掉之后,她过来坐在我们身边。坐在我怀中的爱咪手伸下去将衣服脱去,露出了她那令我垂涎已久,娇小而挺立的乳房,梨形的椒乳,坚实、上挺,顶端有着一颗小小的粉红色乳头,看起来那么的好。

  爱咪向前靠,我用一只手握住了她的乳房,感觉那软软的肌肤,同时用舌头逗弄她的乳头。接着我将它滑入我的双唇间,热烈的吸吮着,深深的吸入,将我的舌头在它四周一圈一圈的转动。没多久就发生了无可避免的事,当我吸吮着爱咪左边的乳头,莱茜雅靠过来则将右边那颗夹在两唇间,又舔又吸。爱咪弓起自己的背,低声叹息。以我的立场来说,早已经等不及那份刺激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而且来了一大票,在这里的领导者无疑是爱咪,她在我两腿之间跪下,将我的裤子拉炼打开后,她和莱茜雅迫不及待的伸进我的胯下,好像小孩子收到生日礼物时,急着要打开的样子,将我已经坚硬的阴茎拉了出来。

  开始时她们只是玩弄它,一面赞美着尺寸及硬度。接着,她们跪在我的两侧,深色的莱茜雅及金色的爱咪共同享用我的阳具,如同最好的朋友在酷暑中分享一枝甜筒冰淇淋,爱咪用她的小手握住了阳具的基部,然后用舌头从上到下的扫动,而莱茜雅则包握住我的阴囊,然后用舌尖玩弄我的龟头。

  我所能做的只是维持自己的神智,一方面感性的我已是兴奋的雀跃不已,很想将这个奇遇告诉所有的朋友,幸而我理智的一面控制了场面,我只是放轻松的享受,注视着两位可人,像专家般的为我阳具服务。

  开始时步调很缓慢,包含了许多长距离舔过及舌尖抖弄,接着莱茜雅开始野心勃勃的,用力吸吮的将我的整条阴茎吞入口中,扎实的用她的嘴唇抽吸、操干我的肉柱,而爱咪则逗弄我的阴囊。这真是又美好又绵长的吸吮,让我的神智翻滚打转,肺部猛力扩张以吸入更多的空气,我感到了的情欲上火,深层的饥渴加重。当莱茜雅将阴茎从口中缓缓拉出让给爱咪时,我的身体也随着挺直、颤抖。

  爱咪则以双唇含着我的龟头,忽快忽慢的吸着,她的双唇紧黏着我敏感肿胀的肉柱头不放,莱茜雅则互补的一手抚弄阴囊,另一手则握住阴茎上下套弄。

  无疑的,这样继续下去我会很快的爆浆,通常我不太容易被一个简单的吹箫搞到泄精,但是两个女郎同时上来,让我很难忍得住。

  幸运的,不知道是感受到了我的为难,还是莱茜雅决定该轮到她了,无论如何,在满脑子被情欲云雾环绕的情形下,我看到她起身,站到一边开始脱衣服,爱咪仍然在吸吮我,但是看到莱茜雅那丰满,不!正确形容应该是巨大的双乳,更让我感到疯狂,过去我从来没有过面对巨乳的经验,所以莱茜雅又大又圆的乳房,再加上两颗肥美多汁的乳头,看起来实在可口,令人垂涎欲滴。

  脱光了之后,莱茜雅赤裸裸的躺在地板上,眼光对着我们,我们呆看着她那诱人的身段一会儿,接着我们也急忙脱光,来到她的身旁,文雅一点说,我们在她身上大块朵饴一番。

  没第二句话,我当然直攻她那巨乳,骑在她的腹部,身体前倾,将两团嫩肉捧在手中,努力的品尝,好大的奶子,好美的奶头,我放开胸怀的吸吮、舔舐,用嘴将那厚实的深色奶头拉起来,吸入口中,两手将双乳聚拢,脸埋进去感受那温暖香软,用舌头一圈一圈的,绕着她那硕大的暗色的蓓蕾,真是太棒了,当我感觉到一双小手在逗弄着我颤动的勃起,往下看到爱咪的脸,埋进了莱茜雅双腿间,而手伸上来握着我的阳具,我如果不是正在作梦,那就是刚赢了一场性爱乐透大奖。

我们维持这个姿式好一段时间,将莱茜雅带到高潮的边缘,我敢保证,在这一个晚上终于满足了我对奶子的口腹之欲;我也敢这么说,莱茜雅的乳房从未被那么热诚的照顾过,但是我发现自己也非常想要爱咪,我很想把她那玲珑的娇躯干到疯狂。

  在一个小小手势下,爱咪爬到沙发上,将双腿大大的张开,我跪在她身前,面对了男人所知道最为壮观的景像—完全张开的阴户,我立刻开始轻咬、舔舐爱咪甜美的大腿,将我的脸颊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滑动,当我将舌尖绕在她湿润的阴唇边缘游行时,我感觉到她的颤抖,在我将整片舌头覆盖过她全湿的阴户,我也不禁颤抖起来,那么的香甜、那么的美好。

  我将手环抱着爱咪的大腿,像大块朵饴莱茜雅巨乳那般的投入,深入品尝她那天堂般的小穴。又是舔舐、又是吸吮的,将她的阴蒂吸入口中,将舌头伸入,心满意足的饱餐小穴一顿。

  抬头看到莱茜雅正在玩爱咪的椒乳,从爱咪的表情看来,她已快要高潮了。

  这时我开始发疯的吸食她冒出头的阴蒂、用嘴狂乱的干她的小穴,只经过了一会儿,爱咪双手将我的脸推开,并支起身体,一直推着我直到躺到地板上,跨坐在我的身上,用手指握住我的阴茎,将阴户向下套住,然后她在我身上一阵狂骑,猛烈的向下冲击着我直竖的肉柱。

  当她将头往后仰时,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她用双手扶在我的胸上,而我则用手罩住她娇小的臀部,我抬起头往下身看去,一次又一次的,当她对着我冲击时,那粉红色的小穴,将我整个肉柱都吞了进去。莱茜雅就在一旁,一手揉弄着爱咪的阴蒂,一手抚摸我的阴囊,这真是美梦成真。

  爱咪的高潮来得如惊天霹雳,好一个超级狂野的爆发,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她高声的尖嘶及混乱的喘息,一系列来自深处的收缩,驱动着她娇小的身躯痉挛、扭动,看起来美不胜收,过好一会才让她沉静下来,然后她微笑着说:「哇!」莱茜雅显然早已经在等她的那一份,她躺到地板上,分开双腿悄悄的细语:

  「来吧。」我躺到她身上,将阳具滑入她那又湿、又软的穴穴,接下来就成为这一生以来,最令人神魂颠倒的插穴经验。

  「慢慢的插我。」她在我耳边悄悄的低语:「就是这样慢慢的、稳稳的,就会非常的棒。」慢慢的? 稳稳的? 可是我现在可是精虫上脑呢,这个时候只要三十秒结实的断脊重击,就可以让我来个大喷发。但是在别人家里,就客随主便的斯文稳健吧。

  听从她的建议真是值得,伏在她丰满的身上,两手环抱着她的颈子,我放缓身体轻松的运动,细细的感受每一次插入,我那坚硬的阴茎深探投入她火热的穴穴,我维持着缓慢而稳定,规律的节奏,只是让我的肉柱滑进滑出、滑出滑进,每当我将肉柱抽到穴穴的开口时,可以感受她那丰臀对应的轻微扭转。

  经过了10还是15分钟—谁还会计时啊?我只是持续机械的动作,有时神智漂移到虚空,仅仅感受到两腿之间传来的快感。另一方面我的注意力则集中在避免早泄,爱咪的角色也扮演得很好,将手轻轻抚弄我的屁股,按摩我的睪丸,轻声细语一些亲蜜而淫亵的话鼓励着我们。

  莱茜雅高潮的来临,并未改变我们的节奏,她的双臂平摊出去,腿张的开开的,背部弓起。她将头后仰,野兽般的低吼充斥着整个房间,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她恢复到放松的状态,用手再度抱住我的背,悄悄的说了一声:「谢谢。」接着她说了一句我期待已久的话。

  「你想怎样干我都可以,」她低声悄悄的说:「放手去干吧。」我蛮干了,不再斯文稳重,我把她干得昏天黑地,狂插猛抽,感觉她在我的身下颤栗,她欢乐的喘息对我更是火上加油,一次又一次的猛猛的插进去,如同发疯般的狠肏她,我坚硬的阴茎长驱深入,一旁的爱咪停止了对我臀部的轻柔爱抚,而是将手指直捣我的菊花,用同样猛烈的程度干我后庭,这真是太疯狂了,我真是爱死了。

  「来啊,葛瑞,」我听到爱咪说「让我们看看你能射出多少?」嘿,很乐意效劳,脸皱起来、肌肉僵直,我感觉一股热精挤进了肉柱,急迫的想找出口发泄,我用快速的活塞运动,累积阴茎中快感的压力,直到超过了负荷,快到终点了,我用手臂撑起上身,稍停一下,提起来,深深插入。终于到了大江东去、一去不复返的阶段,抽出阴茎,我爆发出一股悠长的热精,顺着一条弧线飞越过莱茜雅的头,啪嗒一声的落在地板上,手继续套动着阴茎,身体抖动又放出一炮,全落在她的乳房上,我再套动着,做最后一次的清空大甩卖,这次则是自龟头涌出,从我的手指间流下,落在她的大腿旁,大脑一片空白的几个冷颤,然后坐下来不断的深呼吸。

  我们都放松了一会儿,收拾干净后一同沐浴,看看电视节目好让体力恢复,再饮些醇酒后,三人再度缠绵做爱,这次则是慢慢的来,然而还是同样的美好。

  美梦成真?老实的承认,是的,我的意思是说,任何男人都会说,能够和两位美女做爱,会是上天掉下来的大礼物,将是一个终生难忘的体验。很幸运的,爱咪、莱茜雅和我仍然持续着这愉悦的三人行,而且看起来不会很快的就结束,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幸运的幸运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