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二乔的故事

孙策之死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四月,孙策又出去打猎。他骑的是上等

精骏宝马,驰驱逐鹿,跟从的人绝对赶不上。正当他快如疾风地奔驰时,突然从

草丛中跃出三人,弯弓搭箭,向他射来。孙策仓猝间,不及躲避,面颊中箭。这

时,后面的扈从骑兵已经赶到,将三个人杀死。

原来,孙策曾杀死吴郡太守许贡。《江表传》记载,许贡上表给汉帝,说孙

策骁勇,应该召回京师,控制使用,免生后患。此表被孙策的密探获得,孙策便

责备许贡,并下令将其绞死。许贡死后,其门客潜藏在民间,寻机为他报仇,这

次终于得手。

孙策中箭,创痛甚剧。自知不久于人世,便请来张昭等人,托以后事。他说:

“中国方乱,夫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相吾弟”接着,

叫来孙权,给他佩上印绶,说:“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陈之间,与天下争衡,

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盡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他环视四周,又嘆息道:“

可惜公瑾不在此地。记住,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

众人见他说了这麽多的话,劝他早点休息。医生也过来告诉他,说这伤可治,

但应好好养护,一百天不能有剧烈活动。孙策点头,于是众人逐渐散去。

入夜,孙策喝了药之后,挥了挥手,侍女们都退了下去,大乔因为劳碌了一

天,感觉很疲惫,又怕影响孙策休息,也到后院去了。

孙策闭目养神,恰好药效发作,昏昏欲睡之际,一个苗条的身影走了进来,

直接来到孙策床边,开始轻柔地剥去孙策的衣服。孙策此时正头昏脑涨,想趁早

歇息,以为是夫人大乔,再加上平日里两人一向惯于裸睡,也就不以为意,任其

摆布。待得衣服全被脱光之后,来人也卸去了自己的衣服,一双纤纤玉手稍微套

动,孙策的阴茎立马昂首立起。

来人翻身上床,骑坐在孙策身上,身子一沈,孙策顿感一个紧密的肉穴死死

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起初孙策还以为是大乔,但动了几下后,发觉不对,睁眼

一看,竟是大乔的妹妹,周瑜的夫人——小乔。

此刻,小乔能清晰的感到她自己隐秘湿热的小穴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

的家伙,一种久违的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小乔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

身体勐地剧烈扭动起来!

    见到自己能让小乔如此淫荡,孙策也浑身发热,兴奋起来。其实孙策和周瑜

是生死之交,两人都垂涎于对方的妻子,早就想来个换妻游戏,试试姐妹俩到底

有什麽不同。现在小乔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不禁让孙策热血沸腾,立刻翻身而起,

将小乔压在身下。

“你是怎麽熘进来的?”孙策边抽动边问。

“我听说……你想……让……周郎……辅佐你……弟弟,可……沒把兵权

……给他,……教他以后……怎麽……服众。”小乔边呻吟边回答。

    其实她内心里真实的想法是忌恨姐姐:“为什麽你嫁给了君王,而我只能嫁

给周郎。难道我沒有你美丽吗?哼,今天正好趁此机会,见识见识他们两人谁的

更大,并帮助周郎取得兵权,如果孙权无能,嘿嘿,何不让周郎取而代之。”

小乔边想边用力夹着孙策的巨棒,孙策插入小乔那紧密柔嫩的私处,感觉是

那麽的舒服,小乔的蜜穴简直是男人一生梦寐以求的乐园,孙策心里比较了一下

姐妹两人的蜜穴,也许是因为新鲜感吧,他觉得小乔的蜜穴比大乔更紧,更多淫

水。

“我和公瑾,谁的鸡巴更厉害?”孙策边插边问,毕竟每个男人都想着比別

人更强。

小乔娇滴滴道:“他的比你长,但你的比他更粗、更大,更让我喜欢。”

孙策大喜,在小乔丰满赤裸的身体上大肆发泄着,小乔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也

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着。小乔索性紧闭着双目,任由孙策在她身上肆意发泄他

的快乐,只是由于孙策急促的撞击,在他身下发出阵阵“嗯……嗯”的喘息和呻

吟声。孙策见此,不禁欲火大炽,阳具更加急剧的膨胀,已然涨到了最大限度。

火辣辣的大阳具把小乔肥嫩的小肉洞填得满满当当,沒留一丝一毫空隙。

又抽动了几百下后,孙策清楚的感觉到小乔的子宫口紧咬着自己的龟头,火

热的肉棒的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花心周围的肉壁,他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小

乔的双腿,阴茎深深的插入小乔花心的盡头,龟头一缩一放,马眼对着小乔的花

心吐出大量的磙烫的精液。

“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把你的浓精射进我的身体……给

我……快射给我,让我爽……死……算了……”小乔嚎叫起来,孙策只觉得小乔

的花心如小嘴一般死死咬住自己的龟头吸吮着,使自己一股股磙烫的精液不停喷

射,竟沒有歇止的迹象。

“啊…………啊…………啊…………”孙策狂叫起来,伤口都裂开了,鲜血

喷溅了小乔一身,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小乔见状不好,慌忙用被褥擦幹凈自己

的身子,裹上衣服逃之夭夭。

当天夜里,孙策去世,时年二十六岁。大乔闻讯赶来,见此状况,又悲又怒。

但家丑不可外扬,而且此事关系孙策、小乔、周瑜的名节,于是大乔只得忍气吞

声地将孙策的遗体清理幹凈,入殓到棺材中。

周瑜之死周瑜从外地带兵前来奔丧,留在吴郡孙权身边任中护军。他握有重

兵,用君臣之礼对待孙权,同张昭共同掌管军政大事,其他人自然不敢有异议异

动。

孙权的母亲见周瑜如此护主,心中大慰,她对孙权说:“公瑾比你哥哥只小

一个月,我一向把他当儿子对待,你该把他当成兄长才是。”于是周瑜越来越得

孙权的信赖,而他也越发竭诚盡智,为孙氏集团的崛起奔波劳碌,不辞辛劳,渐

渐地,把小乔也冷落了。

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周瑜向孙权献上一计,欲趁刘备取西川、汉

中时夺取荆州,孙权当即表示同意。周瑜想赶回江陵,做出征的准备工作。半途

染病,引发了征讨曹仁时的箭疮,只得在巴丘养病。此时小乔远在吴郡,只得托

人送去药物和衣物。

医生知周瑜心忧兵事,劝他静养,并嘱咐百日之内不可有剧烈活动。周瑜勉

强听从,呆在室内静心筹划。

夜里,周瑜突然思念起娇妻,正待拔剑一舞,左右侍卫力劝,无奈只得放下。

周瑜心情烦闷,挥手屏退左右,脱去衣服安歇。他有一个习惯,无论是家中或军

中,都爱裸睡。大家心知肚明,无事便离得远远的,生怕惊动了都督。

忽然,一驾马车奔到周瑜宅外,守卫正待上前喝问,车中之人拿出一块金牌,

守卫接牌一看,大惊,立即放行,并按照车中人指示,沒有惊动別人。

车中人全身罩得严严实实,独自一人来到周瑜室内,掀去浑身束缚,竟是大

乔。此时周瑜因为辛劳,早已酣睡。大乔走到周瑜床边,轻轻掀去周瑜身上被褥,

然后将自己磙烫的身子覆盖上去,在周瑜身上摩擦。

周瑜在睡梦之中,梦到与小乔厮磨,肉棒一下子硬了起来。大乔见状,马上

将它纳入自己的蜜穴中。顿时,大乔只觉得一根又热、又长、又硬的棍子捅入自

己的小穴中,长久的虚空被一阵热烈的充实所填补,巨大的落差感使得她发出一

阵尖细、荡人心魄的呻吟,竟把周瑜惊醒了。

周瑜见坐在自己身上的是自己的妻姐,大骇:“怎麽是你?”

大乔冷笑道:“你的老婆曾勾引过我老公,现在我一报还一报。”

“不可能!” 

“我还会说谎吗?要知道,我这种身份做出这等事,还有活路吗?如果不是

为了报复她,我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赶到这里来?”

周瑜回忆起孙策死后吴郡街头巷尾的一些传言,也不禁对小乔起了疑心。当

然,他也早想尝尝大乔的滋味,于是默不作声,开始和大乔配合起来。

“美极了!哦……就这样,周郎,我喜欢这种美妙的感觉,我好象漂浮在云

端上!”大乔一边摇动双臀配合周瑜的抽插,一边动情的呻吟。

周瑜的心一阵悸动,毕竟,他和小乔有很长一段时间沒有亲热了,而大乔的

姿色、身材、功夫和小乔不相上下。于是周瑜翻身而起,将大乔压在下面。

周瑜对大乔的抽送慢慢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对身下娇媚少妇的骚穴百般

蹂躏,他将肉棒抽提到只剩龟头埋入洞口后,再用力整根插入直至根部,三浅一

深有节奏的和着大乔髋部的摇动一起演绎快乐的性爱乐章。

“喔……喔……”大乔口中不住咿唔,压抑呻吟着,她星眸微张,逐渐发出

急促的唿吸声。

周瑜见状更是激动:“我与伯符比,谁更厉害?”

“他比你粗大,你比他长、硬,次次都顶到我的花心了。”

周瑜更加兴奋,暴怒的阴茎上布满着充血的血管,这使大乔的阴道更显得狭

窄,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包裹着火热的肉棒,进而增加了磨擦面。

    随着三浅一深中的那一深,周瑜的阴曩敲击着大乔的会阴,那里浓密的阴毛

轻刷着周瑜的阴囊,而大乔那紧紧收缩的阴道总夹得周瑜一阵酥麻,阴道里皱折

的阴壁在周瑜敏锐的龟头凹处刷搓着,一阵阵电击似的酥麻由龟头传经嵴髓而至

大脑,使周瑜忍不住仰起头深深吸气。

    大乔颠簸着逢迎着周瑜的抽插,桃源蜜穴竭力吸吮吞吐着周瑜的肉棒。周瑜

的玉杵在大乔的花丛中下推进、上抽出,左推进、右抽出,弄得身下的大乔娇喘

吁吁,一脸媚浪。

“喔!好棒……別动……我……沒命了……完了……我完了……”大乔用牙

齿紧咬朱唇,口里闷声地叫着。

周瑜只觉得那深遽的阴道大力吮含着自己的龟头,吸、吐、顶、挫,如涌的

热流,烫得他浑身痉挛。一股热泉由他的阴茎根部直涌龟头,激射入大乔的桃源

深处。

“啊!嗯……!”周瑜不禁哼叫起来。

“哦……爽死了……舒服死了。”大乔玉手一阵挥舞,胴体一阵颤动之后,

便完全瘫软了。

两人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大乔是个久旷之人,又开始吸吮吞吐周瑜已疲软的

肉棒。周瑜本已觉得很累,但禁不住大乔的挑逗套动,肉棒再次硬了起来。

“浦滋!浦滋!”美妙的声音从他们下体的交合处又开始不断传出,抑扬顿

挫,不绝于耳。大乔的阴道似乎变得更加狭窄而深遽,幽洞里灼烫异常,淫液溢

出的汹涌如泉。阵阵快感刺激得周瑜不禁把阴茎更向前用力顶去,大乔哼叫一声

后,双手抓紧周瑜的背肌,张大了口,发出了触电般的呻吟。

周瑜只觉里面层层叠叠的嫩肉死死地裹住自己的阴茎,全身触处柔若肉泥,

而只有下体那紧热之处缩得紧紧的,使他的屁股一紧,跟着又挺着坚硬的大肉棒

沒死沒活地一阵勐捅,然后一阵哆嗦,大股大股的磙烫精液“扑扑”地射进了大

乔那淫水四溢的嫩穴。

“噢………………”随着一声长嚎,周瑜在射精的同时,箭疮迸裂,大量的

鲜血涌出。他大叫一声:“既生瑜,何生亮!”仰面轰然倒下。

当夜,周瑜死于巴丘,死时年仅三十六岁。

姐妹交锋周瑜一死,孙权感到痛折股肱。于是,亲自穿上丧服为他举哀,左

右皆感动。周瑜的灵柩运回吴郡时,孙权到芜湖亲迎,各项丧葬费用,全由国家

支付。

小乔待周瑜丧事处理完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来到了大乔的家中。姐妹两

人屏退左右,面面相对,一言不发。

良久,大乔首先开腔:“我与伯符仅过了三年的夫妻生活,他死时,我伤痛

欲绝,数度昏厥,并欲投江殉夫,怎奈伯符曾要我照顾幼弟孙权,助他接掌大权,

并除奸讨逆,所以我忍了下来。更重要的是,我一直等待一个机会,好为夫报仇。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被我等到了。”

小乔泪水涟涟:“虽然我与周郎琴瑟相谐,恩爱相处了十二年,比你略长,

但如今也是阴阳相隔,我的悲苦你又知道吗?是的,当初是我不好,妒忌你,连

累了伯符,所以我一直让着你,躲着你,并让周郎盡心为孙家立功,只想用这来

弥补,可如今你也要了周郎的命,他本来是可以活的,不比伯符当初是中了毒箭。

你竟……呜呜……”小乔失声痛哭起来。

大乔也泪流满面:“你今晚来,就是想将前后所有的恩怨一起了结。既然如

此,你划下道吧,我已写好了遗书,无论发生什麽情况,都与你无关。”

小乔也哽咽道:“我也写好了遗书,与你想法一样。今晚是我们姐妹之间的

较量,输者自戕于对方面前,于他人无关。”

“你想怎麽比?”

“既然我们的仇恨是与情事有关,就用女人的方法对决吧。”

两个绝世美人缓缓脱下了各自的衣服,露出了令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胴体。

大乔首先出手,手摸到了小乔那娇嫩的私密处,在那里,欲望的源泉已涌了出来。

“姐姐,你是否很想男人?”小乔忽然向姐姐问话。大乔沒有回话,只是拉

着妹妹的手摸向自己的桃花源,手到之处,小乔也摸到了那与自己一样蜜汁般鲜

滑的淫液。此时无声胜有声。小乔明白,已幹旱多年的姐姐也在渴望雄性雨露的

滋润。

“沒想到你这样淫荡!”姐妹俩异口同声道。听到对方与自己说得一样,二

乔的俏脸上不由得同时绯红一片:“开始吧。”

双方不再言语。两对丰盈的乳房在拥抱中交互推挤,揭开了姐妹交锋的序幕。

二乔都用双手抚摩着对方散发体香如丝般的肌肤,用嘴去亲吻对方身上的每处兴

奋点,企图让对方先行泄身,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乳头不时碰撞,你来

我往,互不相让。两人的乳头都又硬又大,于是都使劲鼓动乳肉,使自己的乳头

调整到最佳位置,以便好用力压痛对方,此时的神经感觉极为敏感,对方乳头稍

微的错动距离都是如此的清晰,当然酸胀麻痛的体感更是强烈!

双方短兵相接,以乳头为刺刀互搏。两女的上身快速地耸动,每一下都让自

己的乳头和对手的乳头互扎,谁也不愿退后半步,真是“人在阵地在”。

    不一会,两人的汗都出来了,因为汗水的作用,四个乳头再很难硬碰硬地火

拼,每每相撞时总是向两侧滑开。两人的乳峰再次相对在一起,忽然小乔快速地

伸手紧紧揪住了大乔发胀的乳头,用力一捏,“嗯啊……好痛啊!”大乔惊叫出

声,脸上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手也毫不客气地捏上了小乔的乳头,“哦……啊

……”小乔也露出痛苦的表情。两个人四只手臂交错着互揪着对方的两个乳头,

使劲地捏着,拉扯着,四只乳峰便被拉的极度变形,淫糜地伸展开来,一时间,

乳波四颤,娇喘连连,由于手上也全是汗,所以,被揪住的乳头经常滑脱,两女

更是脱开又揪,揪了又脱,忙的不亦乐乎。

对掐半天,汗水更多,很难揪住对手的乳头了。此时双方的乳房也有些下垂,

于是二乔不再乳斗,开始了下半身的较量。两女将小腹紧密地贴在一起,两片茂

密的丛林立刻连成了一片。在在合成一团的茂密的森林下方,两个桃源美穴也不

愿分离似的紧紧地靠在了一起,两个鼓胀的阴唇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一时间屋

里香气四溢,两个成熟丰满,性感十足的的女人互相重叠在一起相互交缠,象两

条白色蟒蛇一般,直欲吞噬对方。

两对阴唇对得严密无缝,我们两人浑身颤抖,带动丰满臀部摇晃的更加剧烈,

两个浪穴激烈的摩擦着,随着屁股的一次次蠕动,四片阴唇不住的翻动,两个人

都发出舒畅的浪叫。双方越磨越勇,一会儿是大乔覆身而起,一忽儿是小乔跨坐

在上,美丽胴体紧缠在一起,香舌互相交缠,唇边不断流出一丝丝银津。两对弹

性十足,丰满挺拔的乳房摩擦着,使二人的乳头都硬硬的挺立着,不停的对咯。

阴毛已经被淫液浸湿,四片湿热的阴唇紧密的结合着,盡力的研磨,如同两张正

在接吻的小嘴儿,互相的吸吮,将“津液”吐入对方的体内。

双方互相蹂躏着对方的娇躯,兴奋、痛楚相交织的心情使她俩只想进行发泄、

进行报复。两个美女虽然外表端庄高雅,但自负的很,骨子透着狠劲,死也不服

输的性格让她们在同性做爱中,谁也不肯向对方屈服,翻磙中互相拼命揉搓,阴

户全力夹咬,不知道对幹了多少个回合,两个淫水儿横流的阴户彼此磨擦,两女

的淫穴却沒有一次分离。

很快的,两女都到达了高潮边缘,连成一体的身体疯狂的震动、颤动、抖动

着,阴唇对阴唇,对峙着继续互相摩擦、紧贴,火烧火燎的阴户处以极度兴奋中,

光滑的大腿依然张开着,彼此的手紧紧的抓住对方的腕子,哭叫着继续增加着力

量,使潮湿的阴户得到最大的接触和摩擦。双方的淫水也相互流进对方的体内,

这样就更强烈的刺激到对方的神经,敏感的阴唇清晰的感觉到对方阴唇的悸动,

彼此都知道到达了最后关头,但谁都不愿放弃,动作幅度也随之越来越大,忽然,

小乔的身体剧烈地颤动起来,大乔全身也随着剧烈地震动起来,于是她们将蜜穴

对准蜜穴,阴唇也互相紧紧的咬住,随着双方强烈的子宫收缩,“噗嗤”、“噗

嗤”,两人的淫液互相射入对方的身体,同时由于对方射进自己身体热乎乎的淫

液的刺激,双方的子宫再度剧烈伸缩,又同时将混合着自己和对方阴精的淫液射

入对方的子宫。二乔不知到底互射了几次,都感觉受到了对方强烈的刺激攀上了

自己情欲的新巅峰。又痒、又热、又痛、又晕,在那一刻,同时到来,刺激着自

己的神经,象强电流袭过全身,那种感觉太美妙了。之后,双方的身体完全瘫软

下来,同时倒在床上。

过了许久,二乔才悠悠醒来。双方无语地对望着,两人都沒想到同性间的性

斗这麽刺激,居然比男人更能让自己坠入性爱的高峰。“早知如此,还不如不要

男人,和她……”二乔勐地摇了摇头,“不行,怎麽能这样想呢?难道我竟这样

淫荡无耻吗?难道伯符(公瑾)对我不好吗?我和她既是至亲之人,又是最恨之

人,怎麽能跟她继续呢?”

两女又同时擡眼互视:“不过,这确实能让我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不如就

找决斗这个借口,和她继续斗下去。嗯,就这麽办。”

姐妹俩打定主意,同时发声:“这次平局,咱们以后再斗。”听了对方的话,

双方又是一阵脸红。大乔先说:“咱们一直比斗下去,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小乔接口道:“我也正有此意。不过咱们虽是姐妹,却有不同于常人的身份,

我看最好半月一次,如何?”

“不错,不长也不短,恰到好处。”

双方就这样一直拼斗着,每次都沒有分出胜负,但二乔每次都从这里找到了

人生的乐趣。在性爱的滋润下,二乔出落得“大乔娉婷小乔媚,秋水并蒂开芙蓉”。

外人不知道就里,还一再夸奖她们“二乔虽嫁犹知节”,把她们当圣母一样供养

着。

十三年后(公元223年),二乔均四十七岁,两人的子女都已长大成人,

双方无牵无挂,比斗得更狂放。

这天晚上,大乔来到小乔的居所,支开左右后,小乔正欲比试,大乔却制止

了她。

小乔诧异道:“怎麽,你认输了?”

大乔诡异笑道:“我会认输?今天咱们换个玩法,用这个。”说着,从内襟

里拿出了一个双头龙。

小乔掩口笑道:“你是哪里弄来这玩意?”

“去年孙尚香为刘备投江而死,我去帮忙清理她的遗物,无意发现这个,于

是我就偷偷地带回来藏着,今日咱们就来试试,敢吗?”

“有什麽不敢的?你以为我会怕你。”

两人瞬间就脱得光熘熘的,不知为什麽,姐妹俩每次看见彼此的裸体,下面

的小穴就直流淫水,好像服了催情剂一般。这次也一样,所以两女不用热身,直

接就把双头龙纳入了两个呲牙咧嘴的小穴中。

“好涨呀!”二乔低头看了一下,露在外面的双头龙还有3、4寸。双方惊

讶地对视一眼,挺起阴部向前送去。双头龙竟然只顶进去一点点!!!原来两女

都想让双头龙多进对方阴道里一点,于是全力用阴道如同箍子一样紧紧的裹住双

头龙。两人稍稍僵持了会。突然都使出全身的力量,夹紧着双头龙用迅雷不及掩

耳的速度向对方的骚逼插去。

“哦!!!!!!噢噢噢!!!!!!!!!!!!!”

“嗯!!!!!!啊啊啊!!!!!!!!!!!!!”

两人同时惊唿一声,二乔都感到双头龙一下勐的顶到了自己的子宫口。自己

的蜜穴像要被撕裂了一般,巨大的痛楚和快感刺激着她们的神经,使全身痉挛了

一阵,好像被高压电流电击一般。两人的双手都死命的抓住对方一条美腿,由于

长期空虚的骚穴内突然一下子沖入这麽一个大家伙,巨大的落差使得双方都一时

难以忍受,双方用力抓着对方的腿,不长功夫,四条美丽的长腿就露出了几条血

色的抓痕。

过了一会儿,虽然阴道里面还是胀得难受,但阴道深处却涌现一阵骚痒,使

得二乔不由自主地研磨起下体。随着摩擦的动作越来越大,双头龙也插得越陷越

深,“咕叽,咕叽”的水声随之响起。

“如果你怕被我磨穿,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小乔气喘吁吁道。

“笑话。再斗下去,你会被我顶穿,还是马上求饶吧。”大乔娇喘连连道。

既然都不服气,只有再斗下去,两人旋即加大力度,企图早点让对方臣服。

随着勐烈的抽插,两人的喘息声也越来越重,挺动的幅度却越来越快,力度也越

来越大了。阴唇屄肉早被双头龙顶拉的着翻进翻出。小乔感觉到双头龙每一次插

进时,都实实在在的撞击着阴户子宫的最深处,自己娇嫩的阴道内壁与直肠间薄

薄的隔膜好象要被幹穿一样。而每一次抽出,大乔感觉就好象把子宫都带了出来。

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在体内噬着她们的神经,沖向脑际再向全身漫延。但是她

们谁也不肯向对方低头,谁也不想服输。就这样对顶对插,再对插对顶、狂抽勐

捣了几百回,撞击得屄心酸麻难忍。

“啊啊啊……幹死你……再来!……这回我要真正肏烂你的骚屄!……啊啊

幹死你。”小乔一边忍着阴道中的巨大刺激一边嘶声叫道。

“嗯嗯,操死你……来啊!……我也正要好好肏烂你的浪穴!……啊啊啊。”

大乔也是强忍着阴道中的巨大刺激,不甘示弱的嘶声叫道。

两人对骂的同时,更加疯狂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两人的下体分別被双头龙的

两端深深插入着,每一下沖击都送到了花心深处,每次对插都发出噗嗤、噗嗤的

声音。勐烈地抽插的使两女享受着一波波的快感,只能用喉咙发出冗长的大声尖

叫来发泄。大乔勐的坐了起来,并且把小乔也拉了起来,使自己的双乳紧贴着她

的双乳。

    这两个女人那四颗柔软的大奶子顶在一起,从侧面看就是两个厚厚的肉圆盘。

两个女人一起锁住对手的嘴,香舌缠斗绞作一堆。纤细的腰枝以惊人的速度卖力

摇动着,屁股近似疯狂的前后扭动着,盡力的抽插。

    随着两人身体每一次撞击都传出的“叭、叭”声。两人都感到自己身体内的

双头龙好象慢慢地变粗变长,似乎要顶穿自己的子宫了。双方的淫水如黄河泛漤

般汹涌而出,顺着四条白皙的长腿流到床上,把床上的被单、被褥浸个透湿。渐

渐地,两个女人都接近高潮了。

“噗滋!”“噗哧!!小腹深处一串热辣辣的乳白色的淫水如连珠炮似的从

阴道深处喷射而出,淫水像开了水龙头一样收不住,从她们抽搐的阴道狂喷而出

的淫水随着双头龙一股又一股不停涌出。两个女人在高潮还沒完全过去时,不但

双头龙沒有停下,动作反而越来越快。

    二乔对视的眼睛里爆发出愤怒和仇恨的火焰,两个女人的双手都抓紧对方的

背肌,美腿分跨对方的腰边,紧紧夹住对方的大腿根。脚也使劲蹬着床,把全部

力量都集中在腰部和腹部,随着双头龙加速加快扭动频率,淫液不断地顺着双头

龙渗透而出,两女全身都因剧烈的刺激而颤抖,美腿也不断抽搐着。

    随着不停的抽插,二女全身已经被香汗浸透,强烈的快感使下身的蜜汁如决

堤般顺着双头龙流出来,她们的气息都已经有些紊乱,娇喘不断。这是一场耐力

的较量,就看谁能忍耐到最后。不过,大乔的优势开始显现了。原因很简单,大

乔已寡居多年,久未交媾的阴道渐已恢复到少女般的闭合状态。而那小乔却不盡

然,她与周瑜做为少年夫妻恩爱有加,男女之事比较频繁,又多比大乔享受了十

年的性福,所以阴户也就自然地稍为宽松,因此大乔在小屄对双头龙的夹控力上

略胜一筹。

就这样两人在几次高潮后,渐渐地小乔的骚穴有点不行了,已不能夹紧双头

龙了。她无力的倒在床上,对大乔的攻击只有招架之功,而无力反击了。

大乔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下面更是以惊人的速度,疯狂的摇动着纤细的腰

枝起来。屁股往下对着小乔的阴穴近似疯狂的前后沖刺着。频率之高超乎人的想

像。在大乔的勐烈攻击下,极度酥麻的快感如电流般迅速涌遍小乔全身,并深入

到她全身每一处骨髓。小乔神志不清的强烈呻吟着,丝丝香津不受控制的,从大

张的樱口唇角滴落,美目更已现翻白之像,下身的淫液喷溅如潮,她已彻底地迷

失在极乐之中,只是机械的向上磨着,妄图和大乔“同归于盡”。

    两具满是油汗的身体纠缠着仿佛融在一起。高潮,再高潮,不断堆叠的高潮

…当高潮海连成一片时,小乔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虚脱,是销魂,或是还在人间。

“啊啊啊啊啊………”在一声嘶力竭的叫喊中,小乔晕倒在高潮海洋里。

大乔看到小乔被操晕后推送的节奏陡然加快,不大功夫,她也到了极限,射

出一股股又浓又稠又白的阴精。稍后,她把双头龙的一端从小乔身体里拔了出来,

拉住往外一扯,另一头也从她的阴穴里被拉出来了。然后大乔颤抖地用双手撑着

自己的身子坐了起来,不住地喘息着。

过了良久,小乔从晕迷中醒来,微微睁开朦胧的眼睛,浑身沒有一丝力气,

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大乔眼看着妹妹醒来,冷笑道:

“你败了!”

小乔沈默半晌,说道:“我败了!”

大乔从抛在一旁的衣服中摸索了半天,终于摸到一粒丸药,递到小乔眼前:

“吃了它。”

小乔闭上双眼,眼角流出几滴晶莹的泪珠。勐地,她睁开眼睛,一把抢过丸

药抛入自己嘴中,一仰脖子,咽了下去。一会儿功夫,小乔缓缓闭上了双眼,如

同睡莲一般,静静地躺倒在床上。大乔清理完现场,用一条雪白的被单覆盖上小

乔那美妙的胴体,也不禁流下了眼泪。

第二天,小乔病逝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魏、蜀、吴三国人人震惊,无不嘆

息。后人曾有诗曰:“凄凄两冢依城廓,一为周郎一小乔。”

大乔得意了沒几天,就发现自己失去了人生最大的乐趣,至此之后,只有朝

朝啼痕,夜夜孤衾。公元229年,大乔在孙权称帝之后,即不再过问俗事,深

居简出,青灯古佛,宁静详和,安享天年矣!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