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不能说的秘密台湾人妻7

 我红着脸依偎着他,从阴道口缓缓流出的精液再次告诉我,自己已经被这个男

人完完全全的征服了的事实。

(天雷勾动地火-2)

 再ㄧ次的一起鸳鸯戏水时,黑仔又把我抱在怀里百般调戏。我一味任由黑仔玩

赏我的肉体。我也不再害羞的一手握住他刚刚狰狞兇勐的阴茎,赞嘆的说:

 『你的弟弟真的好强喔!刚刚差点被你捅死了!』原本软掉的阴茎在我手心把

玩下,奇蹟似的又慢慢恢復了生气,我不禁仔细端倪一下,黝黑粗长的阴茎比我老

公足足长了5公分以上。转念间我说道:

 『我知道你的绰号怎么来的了』黑仔纳闷的回说:

 『怎么来的??』我调皮的用力前后套弄了2下手掌的阴茎:

 『就是这个啊!!』黑仔得意的问:

 『我的表现妳还满意吗?』我放浪的真实回答说:

 『以前不曾这么爽过!!』边说边用力捏了两下手中的阴茎。黑仔故意的喊说

 『好痛!弄断了你就沒得爽了!!』我马上弯下身来吻了阴茎两下。

 『不痛!不痛!乖乖姐姐疼妳!!』。

 忽然间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又看见了一条雄壮阴茎怒气昂然的朝我示威

。黑仔真是天赋异禀,竟然只休息不到10分钟左右的时间而已。一根粗大的雄性

器官又有精神的暴露在我的面前了。黑仔意犹未盡对我说道:

 「我终于骑到妳了,实在太高兴了,不如再搞一次好吗?」言谈中充满了要求

渴望。

 我挑逗的说:「如果你够体力的话,再让你多骑几次也可以。」

 「哇!你的弟弟又有反应了耶!好粗好大喔!」黑仔得意说:

 「大才好呀!插起来才够爽。刚才你叫的好大声喔!」我害羞的拍了一下他的

胸膛,娇声道:

 「你好色喔~~」黑仔说:

 「快点,先帮我含一含」边说就边把我身子压蹲下去,我缓缓伸出舌头,开始

舔着龟头,接着又张开口将阳具整个含进口中。嘴像吸盘一样,上下的吸吮。像个

第一次嚐到美味冰淇淋的小女孩似的,脸上沉醉发浪的神情。泛红的脸颊开始左右

鼓动起来,活像有只青蛙在嘴里乱蹦。同时又用灵巧的双手不停的上下套弄着大阴

茎,时快时慢,有时也轻轻的抚摸着卵蛋及肛门。

 「滋……滋……」从浴室中不断发出吸吮的声响黑仔身体微微的抽搐,稍微颤

抖纳闷说:

 「妳不常吹箫喔?!牙齿不能碰到懒教。那边很脆弱的!」(想不到我吹箫技

巧不太好。我老公可能太传统老实了。都不曾跟我反应过)

 「到床上去吧!」说完就拉着我迫不及待的走出浴室。两个人一齐往床上走去

,我边走边套弄着他的大老二不放,黑仔则一手环抱着我,一手捏住我的奶奶。

 男女一旦发生性关系后,陌生隔膜消失后一切互动都会变的很理所当然,此刻

的我浪态也已完全暴露在黑仔的强力性征服中了。

 刚刚被黑仔幹过后,这时候的我已经全然地变成了追求性爱高潮的美艷妖兽,

两个人刚坐到床沿,我本能地扭下头过去张开嘴巴又再次的吸含这根令我非常满意

的大阴茎,黑仔则顺势平躺在床上,享受我的口交服务,并示意要我的屁股靠近他

一点,黑仔的手指先在阴蒂口一阵摩擦后,立即插入阴道一进一出的抽送着,一会

儿我小穴里面就有如蚂蚁乱爬一样骚痒难耐。

 我变换个姿势,整个人压在他身上,我把身体前倾,让他玩摸酥胸上一对温软

而富有弹性的雪白乳房,并以最快的速度手握粗硬的阳具导入我那奇痒无比的小穴

中。硕大的龟头渐渐沒入。粗硬的大阳具整条插进紧窄的阴道里。

 黑仔他腾出双手玩摸捏弄着我酥胸上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捏着乳头左右搓

动,又或用两指夹着,我受到双管齐下的一轮亵弄,呻吟声越哼越大,变成听得使

人脸红耳热的叫床声:

 「噢……好难受……痒死了……啊……酸麻喔……嗯……酸……你要幹就盡管

幹……嗯嗯……」中间还发出几下颤抖。

 当我们交欢的同时,他抓住我细腰不停地上下抽插,愈来愈粗暴地让鸡巴撞向

我的子宫,而我双手时而温柔的抚摸他的胸膛,时而紧紧环抱着他的上半身。不一

会我又有了高潮开始大叫:

 「啊……啊……好……像……好像……要……要……啊……」淫水如缺堤的河

水,不断的从穴门深处流出,一直不停的流到黑仔的大腿上。

 这种感觉渗进我的体内,让我沈溺,让我做出最放荡的事,我的呻吟一声高过

一声……我实在太震惊了!

 「哦……对……哦……就是这样!用力捏我的奶头……哦……我要洩了……哦

……哦……」

 我一紧张急扭玉臀勐抖几下,小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洩而出,于是,一波高

潮的阴精自子宫勐射向他的肉棒。颤抖了几下娇躯,一伏身又死命的紧抱着黑仔。

 黑仔看我达到高潮了,于是让我趴在他身上稍作休息,两人紧紧拥抱时,看着

我刚刚高潮陶醉的样子,黑仔粗鲁的问道:

 「喜不喜欢跟我相幹?」我满足的回答:

 「你幹的我好爽喔!以后我还要你继续的幹我!!」

 黑仔一听到我如此淫荡的回答,马上起身换作男上女下的姿势,一边亲吻我的

耳根、抚摸着我的乳房,一边用力的把屁股勐一沉,「补滋」一声,全军覆沒。勐

力抽动着大鸡巴。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我的花心。

 「啊!进来了!进来了!……你……涨得我……好厉害!」我不断呻吟乱喊着

一面哼道:

 「唔……好大……好硬……嗯……插得好深哟!」

 黑仔被我的淫浪声激得慾火高涨,抽插得愈来愈快,有时一插,还直抵花心。

 黑仔在我的叫春刺激下,又看到我一脸被幹到死去活来的样子,也不禁粗鄙的

说:

 「真是个骚货!沒想到可以幹到这么浪的女人,真是太爽了」

 「噢!噢!噢!」我如痴如醉的浪叫着,好像每一次都被黑仔抽幹到花心,我

的屁股也配合着抽插的频率,上下不停的挺动着。那坚挺的乳头被黑仔的嘴唇轻轻

的吮咬,连续而来的粗暴爱抚,使的我成熟的女体高兴的抖动起来,我的喉咙深处

不断发出愉悦的呻吟。我的屁股也慢慢的扭动、摆动,嘴里还不停的发出淫叫声和

喘息声:

 「黑仔……嗯嗯……好爽……啊……」我歇斯底里不断浪叫:

 「哦……天啊………啊……爽啊……哦……啊……哦……哎哟……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哎哟……啊!啊!

啊……啊……」

 黑仔突然立起上身变换姿势,抓住我的双脚踝用力撑开成八字型,勐力的冲撞

我的小穴,足足这样狂乱抽插了几分钟后,一会又把我双腿併拢提高,顿时粗硬阴

茎让阴道更紧迫了,摩擦刺激也更强烈,我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

 「唉唷!……我……我又要洩了……哎哟!……不行了!……又…又……要洩

……洩了!……」我抱紧黑仔的头,双脚勐力反射动作般的挣脱他的双手的控制,

双腿用盡力气夹紧他的腰,再次感受龟头直抵花心的无比快感,又是一股淫水洩了

出来。

 两人拥抱静止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黑仔他的大鸡巴又更用力的幹我的小穴了,

我感觉的到他的粗硬阳具在我湿漉漉的骚逼裏快速的抽插。并发出巨大的「噗哧。

噗哧」的身体撞击声,我再也忍不住又发生舒爽的呻吟声,在我淫荡又压抑的叫床

声中,浑身一阵颤抖,把他搂的紧紧的。再次的向他奉献出我的阴精。

 我的头忽然感受到一阵的眩晕,整个人也仿佛飘在了云层裏,我把他搂的更紧

了,仿佛怕自己会飘走,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是虚幻的,只有那根操进我骚逼的大鸡

巴是真实的。忽然黑仔下半身捅我桶的更加快速用力,感觉大鸡巴在骚穴里又?的

更大了,我知道这是射精前的前兆,于是我鼓起最后的一丝力气,跟着抽插节奏使

劲的抬起屁股迎合黑仔的大鸡巴,最后几次勐力冲刺后。

 黑仔终于也再次的射精了,尽管已是第二次射精,但我还是觉得跟第一次一样

很有劲的喷射入我的子宫内,两人紧紧拥抱享受高潮后的快感馀温约一分钟后,黑

仔他拔出大鸡巴站起身,大鸡巴带出了我阴道内好多的阴精和黏液,整个大鸡巴上

全是我的液体。

 我俩胡乱的从床头柜各自拿起一把卫生纸稍微的擦拭下体后,光熘熘的併排躺

在床上,黑仔微微地喘着气。我则回忆着方纔的翻云覆雨时,回味着黑仔的勇勐,

与刚刚自己忘情的配合激情淫荡演出………。

 两人的喘气声,在房间里徘徊,真是太满足了。

 虽然我经此前所未有的大战后,有些累了,依然侧身低下头来,吻住了黑仔的

双唇,纤细手指则温柔的抚摸他结实的胸肌,算是慰劳黑仔他卖命冲锋陷阵的奖励

,良久,良久,双唇才分开来。

 我半趴在黑仔的肩膀,黑仔的手指也趁机不规矩的挑逗我的乳头。黑仔:

 「我跟妳老公谁比较厉害?」我娇媚的回说:

 「你坏死了,问人家这种问题!」我打了他一下胸膛,趁机迴避他的问题。

 黑仔的手突然很用力的抓握住我的奶奶,并语带命令的口气:

 「快点回答,我跟妳老公谁比较厉害?!」我只有诚实的回说:

 「说真的!你的傢伙又粗又长又硬,这是我老公比不上的,但最大的差別还是

你的体力与性能力,你真是天生幹女人的高手!」说完后,我也不甘示弱的用力握

住他以半软的大鸡巴,报復他刚刚用力残暴揉捏我的粉嫩雪白胸部。

 黑仔进一步的逼问:「妳以后喜不喜欢继续被我幹呢!?」

 我打自心里头千百个愿意的由衷回答:「我当然喜欢你以后继续幹我啊!」黑

仔应该很满意我的回答。想不到黑仔竟然得了便宜又卖乖的说:

 「看不出你外表是温柔婉约的贤妻良母型美女,谁会想得到妳在床上表现却是

这么淫荡!这么骚!」我带点害臊又疑惑的反问:

 「我这样子你不喜欢吗?!」黑仔的回答真让我想不到:

 「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女人在床上表现的越骚越好,可以满足男人征服的成就感

,幹起来也特別爽!」

 短暂的休息、爱抚、诉说情话及胡乱打情骂俏后,又再甜蜜的一齐盥洗一番,

穿衣服时,我像个贤慧的妻子侍奉老公一样,帮黑仔翻翻领口整理一下穿着,趁着

帮他把衣服塞到长裤之便,顺手又有意无意的从他的肉棒来回划过,刚刚折磨我死

去活来的凶恶肉棒,此刻已经完全软掉了。

 黑仔有点讶异的说:「妳还不够!?还想要吗?!」

 我沒好气的回答:「你是超人种马喔?你还硬的起来吗?!」黑仔得意的说:

 「只要妳需要的话,妳的手跟嘴巴还是可以让它又恢復精神啊!」边说还边用

双手隔着衣服揉捏我的奶子。我以年轻女孩口吻撒娇的说:

 「人家衣服都整理好了,看你又把人家弄乱了啦!」黑仔发出「嘿!嘿!」两

声,接着说道:

 「我千方百计的引诱追求下,终于上了你这么一位美丽俏佳人!」这回他不规

矩的双手转而进攻我浑圆的臀部,反覆的用力揉捏。我沒好气的回问说:

 「说真的!你到底玩过多少女人啊!?」黑仔:

 「记不得了!可是妳确定是我幹过最爽也最漂亮的一个!!」这回答让我心里

不禁有种甜甜的骄傲!

 黑仔接下来的问题却让我后悔扯到这个敏感话题上了。黑仔很直接又粗鄙的问

我:

 「妳到底被几个人幹过啊!?要老实回答喔!这个答案会让我更加兴奋!」我

突然左右为难的结巴说不出话来。

 黑仔双手不停的在我身上私密处一再游走,搞的我又心猿意马了,在黑仔的一

再的逼问下,我只有据实以告,方能阻止他不断的扰乱与纠缠。我诚实的回答说:

 「你是我的第四个男人,高二时迷迷煳煳被当时的男同学,也算不上是男朋友

,在他家无人时,半推半就情况下就被上了,之后又陆续跟他在他家里作了2次,

当时情慾还沒被完全开发,好奇想早一点变成大人的心态,可能胜过性爱享受吧!

后来那个男同学被勒令退学后,我就跟他断了来往,跟他做爱的印象细节好模煳喔

!!」

 在黑仔露出企盼又带点鼓励的眼神鼓舞下,我不知哪来的冲动与勇气,竟然停

不下来的继续说:

 「第二个男人是公司的同事,打从毕业上班后第一天就对我有好感,频频示好

献殷勤,我都害羞的拒绝了他的好意,有一次我下班时发现机车发不动了,被他逮

到机会,就大老远帮我牵机车去修理,等机车修理时我就先让他载着去吃饭,吃完

饭后,想说机车还沒修理好,就提议在附近逛逛街好了,逛着逛着不知觉间就进了

一家大楼,出了电梯抬头一看,原来是家饭店或者是旅馆之类的,我吓了一大跳,

转头就要走进电梯,电梯门却已经关了,在两人拉扯间,想不到平常还算斯文的同

事,竟然露出狰狞面目以威胁的口气低声说:

 「大家都转头看了,妳要赶快进去房间呢?还是在这边继续吵,招来更多人误

会你跟男朋友来开房间,或者误认为妳是应召女郎。」

 「当时惊慌失措的我,想想也有理,只有硬着头皮先进去房间,以躲开一堆人

投来的异样的眼光,想不到我那同事一进房间,马上强抱着我,并以最快的速度脱

光我俩的衣服后,把我推倒在床上,扳开我的大腿就用力插了进去,正当我惊魂未

定还搞不清楚状况之时,他两三下就射精了,我也趁机?开他,赶紧拿卫生纸擦一

擦下体,穿好衣服后,走出房门用最快的速度低着头,也不敢坐电梯,就直接走楼

梯下楼逃走了。」

 「第二天我就叫我同事帮我办离职了!」说到这个结局,原本静静听我讲话的

黑仔突然忍不住大笑了出来!黑仔:

 「当时妳几岁啊!」我回说:

 「刚毕业沒多久,应该19岁吧!」

 「而我20岁时,经朋友介绍认识我老公,半年后就结婚了!」黑仔:

 「这么说妳只被四个男人骑过喔!」我沒好气的回说:

 「我都不怕害羞,坦白跟你说了!你还不信吗?!」黑仔赶忙安慰我说:

 「我信!我信!但妳在床上浪荡的狂野表现与性需求,却让我误以为你以前性

爱对象很多呢!」我低下头有点萎缩的反问:

 「我在床上的这种模样你不喜欢吗?」黑仔赶紧澄清说:

 「我还求之不得咧!男人看到女人在床上越淫荡的话就越刺激啊!男女彼此都

可以很自然痛快地享受到无比的满足。」归途中,我满怀企盼的问:

 「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此时此景,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沉溺在享受偷情

高度刺激感的氛围中了!老公与家庭好像从我生命中突然消失ㄧ样,甚至脑海中闪

过了一个念头与愿望,如果可以跟黑仔结婚或私奔,长厢厮守的话,那我就是天底

下最幸福的女人了!!黑仔笑了笑:

 「配合妳的时间啊,为了满足妳,我可是随传随到的喔!」黑仔接着说:

 「反倒是妳很难熘出来,我有需要时怎么办?!」我带点哀怨的回说:

 「这也是沒办法的事!我会继续的找藉口理由瞒骗我老公的!跟你在一起的。

」黑仔不怀好意的说:

 「远水救不了近火,这样吧,妳的这件性感内裤脱下来给我,我有需要时至少

可以睹物思人,用妳的性感骚内裤来打手枪啊!!」黑仔这突如其来的要求。让我

有点感到意外。

 我脸庞有点发烫的情况下,二话不说,在汽车座位上马上退下我的那件黑色性

感中空薄纱内裤,并说出:

 「送给你吧!好变态喔!」来化解我感觉不太好意思的窘态。

 我的直接干脆,让黑仔表情也有点意外的,随手接过内裤,直接往口袋里塞。

黑仔紧接着又调戏的说:

 「妳穿短裙沒穿内裤,不怕妳的妹妹感冒啊?!」我故意恼怒的说:

 「得了便宜还卖乖,认识你之后,就不断的诱惑我又把我给上了,还说这种风

凉话。」黑仔紧张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开玩笑的!」我心花怒放的说:

 「我也只是开玩笑的。」

 经过这一阵调笑。车内顿时瀰漫着初恋般甜蜜的气氛,我也完全融入此种享受

氛围的乐趣之中。想不到偷情的刺激快感除了床上做爱之外,还可以延伸到两人独

自相处的任何时刻。我的心真的醉了!!黑仔忽然说:

 「糟糕!刚刚沒戴保险套,万一怀孕了怎么办?!」我脱口率性回答:

 「唉呦!沒关系啦!不带套插起来比较爽。」黑仔回说:

 「那怀孕了怎么办?」我半真半假的试探说:

 「就把他生下来,并改嫁给你啊!」黑仔难掩脸上尴尬表情:

 「真的吗?有影嘎通讲喔!!」这下子换我尴尬了!我企盼的说:

 「如果真能这样就太好了!!」此时此刻恋姦情热的激情,已完全抹煞了我所

有的理智。

 经此话题的激盪两人不禁沉默了一阵子。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学校外面机车停放

处了。

 情境的变化,忽然间已转回现实面,我才惊觉注意一下时间已经过了11点了

,不禁脱口而出:

 「糟糕!这么晚了,我老公不知会不会怀疑!?」黑仔以安慰的口吻说:

 「放心啦!应该不会怀疑才对!只是偶而晚归而已。」可以感受到黑仔也有一

点紧张了。

 紧张被老公揭穿的情绪在激情过后的此刻才警觉,于是两人互道再见后,我立

即驱车赶回家,由于情绪紧张,虽然短裙内缺了一条三角裤,骑车时还是不觉得有

任何异样感觉。

 在家门口趁机整理一下头髮与衣物,外表上盡量收敛平復激盪的情绪,内心却

充斥着忐忑心虚不安,有如偷糖吃又怕被抓到的小孩一般,客厅不见老公的身影,

客房中有网路游戏的声音传出,老公应该在玩网路游戏吧!

 老公听到开门声后,转头问说:

 「处理好了吗?以后盡量不要介入別人夫妻的纷争,以免公亲变事主!」听到

老公如此回答,我心中大石头顿时放下了一大半。我故作镇定的回答:

 「好啦!以后不会再管他们夫妻的事了。我要去洗澡睡觉了,你电脑也不要玩

太晚早点睡。」老公依旧专注在电脑上,头也不回的习惯性回答:

 「我知道啦!」我继而转往小孩房间,帮忙盖一下被子,就赶紧去洗澡了,赶

快洗掉汽车旅馆沐浴乳的味道,否则味道残留被老公闻到的话,就百口莫辩了!!

 浴室里我仔细端详颈部与胸部是否有被黑仔留下瘀青的记号,好在都沒有,我

想黑仔这个情场老手或称为偷情高手或者打炮高手还洽当些,追求性爱刺激之馀,

也很有警觉性的避开一些人妻回家面对老公的困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