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何时再相逢作者:闭思灯

何时再相逢

作者:闭思灯

2015/02/22发表于:留园网禁忌书屋

J是邻居的女孩,我俩从小学就同学,一直到初中毕业。

女孩子懂事比较早,刚上初中,J有一天神秘地跟我说,母牛一个月才撒尿

一回,这让我非常莫名其妙,因为我一直放牛,虽说不是经常看见牛尿尿,但它

天天喝水,怎么会一个月才一次?好多年后,我才突然明白她说的意思。这女孩

,有点意思。

类似的哑谜,她给我出过好几次。又一次,她跟我说,发现一窝斑鸠,想不

想去掏?我马上说好啊,我去准备梯子。不料她说,不用梯子,是在地里的。这

又让我一头雾水了:那斑鸠机灵的很,怎么可能会在地里做窝?所以我沒再理会

她。也是多少年后,我才一拍脑门:嘿,你个书呆子啊!

初中毕业后,我俩的人生轨迹分开了,而且越走越远,她也嫁到远处的一个

村子。但,我心里始终沒有忘记童年的伙伴。有时回去,看着他们家的院落,斯

人已去,芳踪杳然,回想过去的时光,心里升起一股淡淡的的怅然。

后来有一年,正逢过节,她也回来了,刚好在演戏的地方相逢。两人都很激

动,但碍于场合,沒有特別表现出来。我要了她的手机号码,当场给她发短信:

今晚六点去市里,请你吃饭。她悄悄瞄我一眼,一抿嘴唇,回道:好!于是我打

头阵,先搭车去了三十公里外的市里,弄好宾馆房间,洗好澡,她也到了。吃饭

时候,我听她说了生活情况,原来她并不是很幸福。丈夫不体贴,常年在外。我

想,咳,这世界上,买不到的怎么总碰不上卖不掉的啊?

回到宾馆,我笑瞇瞇地说:「J,记得吗?小时候我很呆」,她立即会意,

「现在也差不多」,听到这,等于就是个命令,「是吗?」我双手一伸,把她环

腰抱起,J彷彿像经歷了长途跋涉,终于抵达终点一样,轻轻地出了一口长气,

「我好喜欢你!」我的回答,就是轻轻地吻住了她的香唇。温,柔,纯,彷彿俯

身汲饮那晶莹的清泉。

香舌早已溶化,

身下是青青的麦苗,

远处飘来斑鸠的呢喃,

撩人的蚕豆花香,

激起一波波狂野的慾望……

我们彻底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两小无猜的童年,彷彿人生还有选择,一起还

未改变!明天还会一起上学,后天路上仍能碰面。

我把手伸进J的胸前,碰到一片灿烂的油菜花开,以前的农村女孩不带乳罩

,那奶子真是开放柔软!轻轻抚过乳尖,J及时回答一声长吟,我万分爱怜地轻

拂着,一阵阵舒心的电流迴盪在飢渴的躯体之间。手掌像朝圣一样,从乳房底部

慢慢地绕着,一点点朝上移动,就像推动爱的暖流,千变万化,直取中心的尖顶

。「你真会弄」,哈,看来是被我伺候着了。此时,那老二也已硬的不行,也不

必迴避,我紧贴着J,她也体贴地把手伸进去,一下揪住了龟头,我马上回报一

个舌吻。

「好想要」,J轻轻地呢喃一下。「好」,我抱起J,放到床上,轻轻地帮她脱掉鞋子,裤子,第一眼看见那

三角地,我惊艷了:好大一片黑黑的阴毛!一个手掌是盖不住的,难怪J那么早

就有性意识。再看小裤头,已经湿润了一大片。一分一秒也不能耽搁了!她早就

干渴难耐,赶紧火速出兵。提枪上前,「扑」地一下,我像一脚踩进秧田的软泥

,水面一下淹到膝盖,你说,这是多大的慾望大坑!我忍不住扑呲笑了,J很敏

感,「笑什么?」,我赶紧在她耳畔赞了一句:「本城第一B」,她也乐开了花

,男人记住了:女士对自己的身子多有信心问题,即使美貌绝伦,也要得到赞美

和肯定才开心。

面对性慾强烈而又久旱无雨的J,我不敢怠慢,精神抖擞,长驱直入,南北

纵横,迂迴包抄,进则迅勐如虎,直抵花宫;退则干净利索,不留一兵一卒。七

进七出,七进七出,九浅一深,短兵相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爽,好爽!早就想做你老婆了!今晚实现了,天意啊!!」J不停地吻我,「你

好粗好大!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那玩意儿会很粗?」我好奇。

「哈哈哈,你难道忘了你的绰号了?」她调皮的问。咳,別提了,那个难堪

的绰号。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和几个同学在学校附近的田野里打牌,我尿

急,站起来想也沒想,掏出来就办事。沒想到,这一掏,坏了!只听这帮人齐声

惊唿:「粗具!」,具字,在我们方言里就是鸟的意思,跟英语里的隐语

instrument居然相同。从此,这帮人就这么叫开了。

我回J一个吻,不敢懈怠,继续作战,一阵炮火勐烈,炽热的精液一股股直

冲花宫,J全身发抖,紧紧抱住我「丢了,丢了」,我轻轻一吻作答。挪动大腿

,想起身帮她处理一下,「別动!放里面」,我赶紧停下,哈哈,还在回味无穷

啊。

过了好久,J睁开眼睛,「想了你那么多年,不亏。不瞒你说,小时候就想

见识一下你的宝贝,可是,几次尝试,你木头一根,不开窍!嘻嘻」原来如此,

我有点后怕,幸亏那时不懂此道,否则还有心思学习哪!「还记不记得,有天晚

上下自习,我怕黑,请你送我回家,你却不理我,好狠心!」说完打了我一下。

我是不对。「那天晚上要是送了,我就想摸你,嘻嘻」,好玄。

「你不知道吧,当时初二班里年龄大一点的立月就已经来月经了」,「真的

?」,「嗯,有一天,我看见那东西已经一直流到她脚后跟了。」,天啊,可怜

的同学,在那缺乏知识的年代,这个事件肯定把她吓坏了,难怪不久之后,她就

缀学,可惜,多少农村女孩就这样被命运吞噬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刚才看见的那片茂密黑森林,赶紧移到J的下面,仔细端

详那一片花园。第一反应就是那豆豆真大,饱满滋润,突出包皮,活像一个小子

弹头。「肯定好这一口吧?」我逗她。

「嗯,咱们不分彼此,我就坦白了,我从小就自己弄这朵花,盼望结婚后能

盡情大吃,可惜,命运作弄人,从来沒有吃饱过,也沒吃舒服过,直到今天晚上

,嘻嘻。」

「哦,好可怜的J!」我赶紧吻住那可爱的阴蒂,换来一声舒舒的「啊--

--」

轻轻地舔,揉,吸,手掌一遍遍掠过青草地,一股股晶莹的爱液从J的蜜穴

里涌出。「你真会弄!」,J及时的回应,这很要紧,一是鼓励,一是沟通,以

便取得最佳成绩。

「今天让你的欠款全部还清」

J咯咯乐了,「既如此,奴家也不敢慢待」,说完,擡起玉腿,大开八字,

一下拉开了肥美的两片花瓣,「快请入座」,那玉茎见此阵势,立马昂首挺胸,

一步向前,「滋---」,已经突入汪洋大海。「甜,好甜!太好了,快,加油

!」,看来,J是饿坏了。我立即提速,先抽插了几百下,然后,给她一个信号

,让她翻过身,该我祭出独门秘技了。

我从后面插进去,并不急于长攻,那样会很快缴枪的。我抵住J的大PP,

不来回抽,而是一下一下往前顶,幅度以PP能压缩的范围为主,果然见效,才

顶了两下,J大唿「噢,噢,怎么会这样,人飘起来了,飘起来了,快,快!」

,嗯,那就好,我继续保持稳定的节奏,这回冲击白白的大屁股,啪啪的响声更

大了,这听觉把两人刺激得如痴如醉!我感觉龟头顶到的是一个妙不可言的温柔

乡,麻痒,爽,一下,一下,慾望的电流传遍全身。底下的女人也早已嘤嘤嘤不

绝,花园的蜜泉不停地奔涌。

该变换阵法了,我改成长进长出,「啊,丢了,要丢了!」赶紧,我提高频

率,一不小心,龟头曝出,顺着花瓣之间的深沟直抵粉嫩的阴蒂头。我正准备拨

回马,不料J一声高唿「嗷----」,那淫水像喷泉,一股股直射向床单!瞬

间弄湿一大片!好,语言也多馀了,幹的很成功。

躺在床上,J早已梨花带雨,高潮使她的脸上又恢復了光泽。「真好!」,

J给了我一个香吻。

【完】